博客头像

素尘瑾

心情之旅
  • 3523
正文
返回博文列表

将生活便成一首诗歌 鼓浪屿风情之旅

  • 2017-09-05 15:00:23

       如果你来到鼓浪屿,说不定你会生出这样的感慨,若是能够在这座城市长久地居住,说不定就连生活也变成了一首诗歌,充满浪漫的气息。鼓浪屿,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,这里礁石成趣,独居特色的闽南风情和这座城市行程优美和谐的画卷,每年都有大量的游客购买个人旅游意外保险,前去厦门,只是为了看看鼓浪屿的风情。

  有风无风的日子里,鼓浪屿的周边都镶着波浪的蕾丝花边。老诗人蔡其矫写诗,把它比喻成“彩色的楼船”,因为它如梦如幻浮荡在海面上,似乎随时要驰向天边。
  大部分人望文生义,以为鼓浪屿的命名是因为岛上春夏秋冬日日夜夜波涛如鼓。听起来很美,也有些道理。真正的原因却是鼓浪屿别墅前面那一隆中空的礁石,叫鼓浪石。从前的鼓浪石矗立在礁滩上,涨潮的时候,浪涛击石,响鼓声声。由于沙岸变迁,鼓浪石退居二线,依然临海迎风,波涛虽在咫尺之间,却不及淹至脚下。据说,狂风大作的夜晚里,将耳朵伏在鼓浪石上,犹能听到隐约的闷鼓声。
  北方人怀念瑞雪纷飞,并非完全出自浪漫情怀,那是一个地方的风水。同样,被酷暑逼得汗流浃背的南方人,长久时间没有台风消息,也会暗地不安和期盼着。
  有风无风的日子里,鼓浪屿的周边都镶着波浪的蕾丝花边。老诗人蔡其矫写诗,把它比喻成“彩色的楼船”,因为它如梦如幻浮荡在海面上,似乎随时要驰向天边。
  带来雨水,带来阶段性的凉爽天气,小小的台风是爱撒娇的顽童,被人摸摸脑袋就喜孜孜地跑开;壮大一点的台风是热恋中的情侣,有些患得患失有些喜怒无常,有时奔放抒情有时乖戾赌气,还乱摔东西;攒集了50年(通常我们说50年不遇)坏脾气的台风是老年昏君,横征暴敛,其摧毁性的恐怖统治也不过几个小时。健忘的人们继续聊天散步,升官发财,烧香祈祷,不亦乐乎。
  台风远远的,正在东经北纬的气象云图上,摩拳擦掌厉兵秣马此消彼长,同样不亦乐乎哩。
  鼓浪屿是个步行岛,法规中连自行车都禁止。养着一部消防车,为了不生锈,偶尔晚上出来活动,浇花或冲洗街道,小小孩们便大喊大叫以为是恐龙。邮递员虽然配给了自行车却不敢用。小街小巷居多,路面忽高忽低,任你把车铃揿得再虚张声势,行人也不管不顾,依然悠闲地走在中间。因此邮递员们都负重如牛,总是超时超量工作。
  鼓浪屿最负盛名的是各种风格的建筑。号称“万国建筑博览会”,未免有些自夸,至少有十几国领事馆,却是不争的历史事实。
  有纯欧陆式别墅。牵藤攀藓的廊柱和拱门,虽斑驳残缺,犹见考究的百合浮雕和古希腊宏伟气势。风轻摇松动的百叶窗,似乎可以窥见当年的壁炉、枝形烛光、细瓷银刀叉,以及踮在留声机上如痴如醉的白缎舞鞋。
  在这座幽深阴凉的老房子沧桑古朴的外貌下,或许就掩藏着一部真实的南洋华侨家族史。在鼓浪屿,不知有多少这样的“大宅门”锁锈路埋,讳莫如深鲜有人知。
  有庭院深深的大夫第和四落大厝。铜门环凹凸剥蚀,击声依然清亮如磬。红砖铺砌的天井里,桂香一树,兰花数盆,月季两三朵。檐前滴水青石,长年累月几被岁月滴穿。中堂的长轴山水,檀香案上的青瓷描金古瓶,甚至洒扫庭院的布衣老人的肩头,都似蒙着薄薄一层百年浮尘。
  更有“穿西装戴斗笠”中西合璧的别墅。建筑主体是西洋式的,有地下隔潮层,卫生设施十分先进完备,但屋顶却是飞檐翘角,门楣装饰挂落、斗拱、垂柱花篮等,花园里既建喷水池,又造假山、八角亭等等。甚至有集“清真寺、希腊神庙、罗马教堂和中国古典”为一体的建筑如“八卦楼”,现在的厦门博物馆。
  最耐人寻味的是那些别墅的名字:杨家园、番婆楼、春草堂、观海别墅、西欧小筑、亦足山庄等等,听起来已出彩得很。名如其楼呀!在或富丽奢华或沧桑古朴的外貌下,掩藏着一部部真实的南洋华侨家族史,不知有多少“大宅门”锁锈路埋,讳莫如深鲜有人知。
  鼓浪屿,在这个如同诗歌的地方,给了人们许多惬意与舒适,它用自己的美陶冶着人们,如果你要去鼓浪屿的话,可以为自己买份保险,并且旅途要注意安全。
阅读(335)
评论(0)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

精彩评论